当前位置: 首页 > 八卦 > 正文内容

火影忍者之逆天改命最新章节_ 第269章 熟人”来袭!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作者: 蚌埠新闻网   来源蚌埠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5-14

    正当自来也与纲手你来我往地开怀畅饮着的同时。因回想起了往日的种种美好回忆的缘故,使得纲手与自来也之间的氛围,开始逐渐变得暧昧起来。却又在两人心照不宣的默契之下,始终不曾有人鼓起勇气,率先捅破那层薄而脆弱的窗户纸。

    而就在这个时候,追寻着飞雷神之术传送印记的感应指引,向着自来也与纲手所在的居酒屋笔直迅速靠拢的鸣人一行人,却是早早地站在了居酒屋对面的楼顶上。并因为高度差带来的视角优势,与自纲两人醉酒情迷,所导致的注意力分散的机会。使得鸣人一行人借由居酒屋光洁透明的窗户,不偏不倚地正好目睹了两人“约会”的全过程。

    “果然,有静音出现的地方,就绝对少不了纲手奶奶呢……虽然没想到在这种小地方,居然能直接碰上她。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倒是省了我找到自来也爷爷后,再满世界地去找她的功夫了呢……”

    暗自嘀咕嘟哝间,鸣人的目光,却是始终一眨不眨般,紧紧盯在了纲手和自来也的身上。随即在猝不及防间,瞧见纲手主动拉扯着衣领,故意给自来也送上深沟福利时。因为从前世的宅男人生,到如今穿越为漩涡鸣人之后。虽然的确有过对某国*****的阅片经验,但那也不过是视频拍摄的画面罢了。单从经历来说,鸣人却是至始至终间,都不曾亲眼目睹过女性娇媚胴体的曼妙曲线。以至于鸣人一边下意识偏转目光,面红耳赤地从那少儿不宜的画面上挪开来。一边嘴角微微上扬些许,自顾自地低声调侃道。

    “不过,居然舍得给出这种福利……这么看起来的话,这老两口之间,相处得倒是挺融洽?难不成,是我错怪好色仙人了?他之所以从村子里离开,其实就是愿赌服输,打算履行他的FLAG承诺?”

    当然,相比较于对两人的形象、性格,以及互相之间的相处方式,都能够根据前世的剧透作弊优势,而有所提前了解与推测。以至于哪怕在真正意义上,初次见到本人后,也能够做到不动声色的鸣人……同样直勾勾紧盯着自来也和纲手两人的静音的目光,却是明显掺杂着些许难以置信的愕然目光。

    “那个就是……纲手大人曾经一直念叨着的……自来也大人?”

    不断好奇打量着自来也与纲手。使得单从形象对比癫痫病手术治疗报销吗上来说,明显比纲手“老”上许多的自来也,就是曾经与纲手、大蛇丸同为木叶三忍的传奇人物之一的答案。让静音自言自语间,却是秀眉微皱,显露出一副半信半疑的模样来。

    “呃……我不是在怀疑你什么,小家伙儿,但……那个色眯眯的大叔,就是能够和纲手大人平起平坐的自来也大人?这……这怎么可能……外表上不管怎么看,他都完全没办法和纲手大人相提并论的吧……”

    倒不是说,静音拥有着以貌取人的坏习惯……而是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之后,哪怕是木叶忍者村的村民们,也只有一些稍稍上了年纪的老一辈们,才能够借助三人各具特色的形象气质,准确无误地辨识出曾经的木叶三忍的成员来——就好比是鸣人曾经“污蔑”自来也,将自来也偷窥女澡堂的事儿,都抖落出来后。明明是本尊的自来也,却被村民们一致认为,是冒名顶替来抹黑“自来也大人”的卑劣之人一样。在年轻一辈中,别说是轻松辨识出自来也。哪怕是自来也就站在眼前,估摸着在他们眼中,也就和寻常的油腻中年大叔,没什么区别吧。

    毕竟,无论再怎么响亮的传奇,在时间一点一滴的消磨侵蚀下,也终究是会被世人所渐渐遗忘。

    也正因如此,哪怕是木叶忍者村本土居民的年轻一辈们,都已经开始渐渐忘却了木叶三忍的形象……作为自幼便在纲手的带领下,离开木叶忍者村。以至于除了纲手之外,对于木叶三忍的其他两名成员的事迹、形象,都全凭纲手口述,再加上自身脑补猜想的静音顺理成章般,在有纲手做榜样的衬托下,自然而然地将其他两人的形象,也想象得颇为美型养眼。

    嗯……虽然静音自幼培养出的这一猜想,若是套用在同样驻颜有术的大蛇丸的身上,或许的确适用,没什么毛病……但美型这个词,对于年龄已经迈入中年。使得无论是容貌还是身材,都开始微微发福起来的自来也来说,显然是南辕北辙级的巨大差距。以至于静音历来脑补出的英俊潇洒的自来也形象,顿时是在亲眼目睹下,被粉碎得一干二净。

    好在,与其他男人相处时,犹如绝对零度的冰山一般的态度相比较起来。纲手面对自来也时,明显纵容放松许多的做法,无疑是证明自来也身份的最佳铁证。以至于尽管静音心中百般不愿相信,却也只能一边默默收拾着自己三观的碎片,一边为了不打扰到这两位传奇人物的“重要会谈”,而老老实实地站在了原地不动。

    而和静天津儿童癫痫治疗医院有哪些音比较起来,野乃宇和抚子村女忍者的反应,却是显得淡定自若许多。

    “自来也大人和纲手大人吗……能够再次亲眼看到这两位大人,还真是久违了呢……而且,看起来,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似乎……”

    毕竟,作为曾经被团藏看重的根组织精锐成员之一。无论是根组织的情报记载,还是在村子的高层会议上,目睹过木叶三忍全员的尊荣。对野乃宇来说,自然不是什么难事。进而虽然因为亲眼目睹的光景,让野乃宇暗自好奇着自来也与纲手之间的关系,究竟应当算作哪种类型。但却因深谙祸从口出的真理,倒也没有多嘴出声过半句。反倒是在稍稍打量一会儿,满足心中的八卦之魂后,便将目光从居酒屋中的光景上挪开。随即一边若有所思地低吟琢磨着,一边四下张望间,开始找寻起养子药师兜的身影行踪来。

    “算了,那种大人物之间的麻烦事儿,还是少搀和为妙……话说回来,兜那孩子呢?既然自来也大人在这儿,那按理来说,他应该就在附近吧……”

    “那位……就是你一直深爱着的女人吗?自来也……”

    而抚子村女忍者,更是因其曾经有过与自来也近距离接触的经历。以至于尽管在时间洗礼下,使得自来也的容貌变得沧桑老化许多。但那与年轻时期相比,依稀有几分相似的整体轮廓,却仍旧是不妨碍这名女忍者,将自来也这位“旧友”的身份一眼认出来。进而在悄无声息间,女忍者望向纲手和自来也——或者,准确点儿说,是单独望向自来也一个人——的目光,开始变得越发复杂古怪起来。

    “如果是从容貌和身材上来说,她的确是位难得一见的大美人儿呢……怪不得,你会一直对她念念不忘。”

    很显然,虽然在明面上,抚子村的女忍者,是碍于抚子村的特殊村规,才会在当年与自来也初遇时,选择自来也作为对决人选。更是在自来也的提议下,两人之间的对决,以平手而告终,双方相安无事……但即便是到了今天,抚子村女忍者依旧是不曾婚嫁的事实,与听闻自来也名字后,便骤然驻足不前的欣喜反应,却是显得有些耐人寻味了。

    只可惜,分心二用间,除了以旁观者的视角,耐【八】心【卦】观【偷】察【窥】着自来也与纲手之间的“约会”进程外。便将剩余的全部心思,统统放在了扩大自身感知力。以便能够在身周范围内,找寻起药师兜所资阳治疗癫痫病那好在的鸣人。便因为没有足够空余心思,来留意身旁人反应的缘故,而始终不曾留意到这名抚子村女忍者身上,所存在的越发明显的异样。

    当然,正如同先前所说的一样,凡事有利便有弊……尽管因为分心二用的缘故,导致鸣人没能尽早发现身旁的抚子村女忍者,对自来也所怀揣隐藏着的特殊情感。但也正因如此,使得鸣人稍加探查一番后,便借由过人感知力的帮助,轻轻松松探寻到了行动模式明显异于常人的药师兜的所在。

    “哦嚯,居然在这个位置。怪不得先前一路走来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感情是因为药师兜忙着完成‘团藏’的命令,而一心一意注视着好色仙人他们,导致他压根就没有看见自己朝思暮想的养母的身影啊……”

    借由感知力反馈回的信息,在脑海中渐渐构筑出一副完整的3D全景图之后。配合自己一行人接近这间居酒屋时,所采取的行径轨迹。让鸣人自言自语间,便很快判断出了药师兜没能像自己预期的那般直接跳出来,与母亲相认回家的原因。

    也正因如此,让原本因为纲手主动敞露春光,而感到莫名害臊,无法再多直视上一两眼的鸣人,顿时找到了消耗掉这“多余”时光的最佳方法。

    而正所谓,心动不如行动……几乎是在鸣人的脑海中,刚刚做出决定的瞬间。身体便如同忠实的信徒般,自然而然地迅速行动起来。

    “啊啊,这么看起来的话。如果不出现什么意外,没个一时半会儿的功夫,好色仙人他们的约会,还远远不会结束呢……与其在这里当电灯泡白白浪费时间,我还是先让这对命运坎坷的母子,早点儿见面相认好了。”

    心中暗自琢磨思索间,鸣人一边自然而然地转过身来,并将右手抬起。试图轻拍在身旁找寻许久,却依旧徒劳无功的野乃宇身上,将其注意力吸引至自身。一边嘴角微微上扬间,便准备向人挑明药师兜的所在方向。

    “野乃宇阿姨,我找到……都散开——!”

    然而,还没等鸣人将不假思索间,涌上到了嘴边的话语说完。因找寻到了药师兜踪迹,便开始逐渐回归本体,但尚未完全取消的感知力。便在鸣人意料之外的情况下,向鸣人传递回了一位饱含杀意的熟悉身影的到来信息。进而话语为之一顿的同时,在心中骤然警铃大作的强烈危湖北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机感的刺激影响下,让鸣人再也顾不得维持那独属于孩童的天真单纯形象。随即一边将接下来的话语,生生吞回肚中并改了口,厉声怒吼着向众人发出预警。一边让早已抬起的手臂不降反升,顺势一把推搡在了离自己最近,正满脸疑惑不解的野乃宇身上。并借由这一动作间,所产生的反作用力推进。犹如一枚出膛炮弹般,毫不犹豫地迅速向后退去!

    而就在鸣人刚刚做完这一系列动作的瞬间……一柄泛着异样寒芒的利剑,便从满脸惊讶不解的野乃宇身旁,堪堪擦肩而过。随即裹挟着近乎于实质化的惊人杀意,速度不减地继续前冲的同时。不偏不倚间,向着迅速后退的鸣人的咽喉要害,便是毫不犹豫地径直刺去!

    “哈?这袭击……居然是冲着我来的?!”

    原本以为,这位骤然出手发动突袭的“熟人”,多半是冲着根组织出身的野乃宇而来。以至于尽管第一时间里,便依靠本能的驱使,及时做出了回避闪躲的动作。但却因为鸣人没能料到对方的袭击目标,竟然是使用着看似人畜无害的孩童形象的自己。使得一门心思放在保护好野乃宇,避免提前驯服药师兜的计划就此夭折的鸣人,闪躲动作终究还是慢上了一拍。只能是目瞪口呆间,眼睁睁看着这道迅疾如雷的突袭猛攻,紧随其后地向自己飞速逼近着!

    “啧,没办法了,还是性命要紧……这种时候,已经顾不上暴露底牌的风险了!”

    作为九喇嘛人柱力,从而拥有了敏锐探查他人恶意能力的缘故。使得鸣人在发觉对方的攻击之中,不仅蕴含着满满当当的杀意,更是不偏不倚直指向自己的真相后。让鸣人嘴角不由自主地剧烈抽搐间,因为对手发动的攻势,实在是过于突兀迅猛,容不得鸣人做出更多反应、抉择的缘故。让鸣人唉声叹气地举起右手,抱着以攻代守的念想,准备凝聚出一枚螺旋丸,来尽可能抵消这份攻势的杀伤力。

    “螺旋……!啊咧?!”

    但还没等鸣人将到了嘴边的招式名称,下意识呼喝出声……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是让鸣人的动作,再度为之停顿下来。

    (本章完)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

栏目热点

站点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