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手机游戏 > 正文内容

医妃倾天月漓萧墨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650章 他不是野种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作者: 蚌埠新闻网   来源蚌埠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5-14

    ·()

    “娘亲!”

    小男孩袖中的小手紧攥,只哽咽唤了声,便低下头,倔强的没再吭声。

    小女孩在一旁看自己的哥哥被打,害怕的往车子里缩了缩,眼睛带着恐惧看着月小七,却不敢上前。

    “哼!不过几天的时间那个女人到底给了你什灌了什么迷汤,让你处处向着她了?啊?!你还知道要叫我娘亲!”月小七面色阴沉,一个耳光还觉得不够,伸手狠狠的揪住小男孩的耳朵。

    疼得小男孩的眼泪直接飚了出去。

    “娘亲,我,我不想说谎……她没有……”

    “啪!”

    又是一个响亮的耳光。

    这一个耳光直接把小男孩打得撞到了马车车壁上。

    疼得他都哭不出声了!

    “你还敢替她说好话!像她那样的女人除了惨死,绝对不能再有更好的下场!”

    小女孩看小男孩被打的嘴角都出血了,想要上前,却又不敢。

    对于眼前的情况,她似乎也不觉得多惊讶,就好像过去经常这样一般……

    月小七看小男孩倒在哪里不动了,也不上前,反倒是眸低闪过一抹变态的快感。

    月璃……你以为你赢了吗,其实,你输得比任何人都要惨!

    ……

    月璃出北京军海医院脑癫科宫回到自己的宅院。

    “师傅,您回来了。”

    刚走进去,石头等人便迎了出来。

    月璃点点头。

    石头上前低声道:“师傅,一切都按照您说的,消息散布出去了。”

    宫家想要利用月小七顶替她的位置,那他们就要承担这么做的后果!

    她让石头假意被收买,将月小七放进院中,让宫家人信以为真,觉得月璃是真的死了。

    月璃没死的消息对于宫家人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因为宫家没有人在朝为官,宫卫士听到消息时,月璃已经被带进宫了。

    宫家人只一心祈祷他们的事情千万不要败露,更恨月小七莽撞行事。居然敢算计到国师头上。

    “那月小七到底是什么人?没有查清楚底细你们就敢用!?简直就是胆大包天!”

    宫家大宅内,如今的家主宫培德。

    让月小七取代月璃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

    虽然很冒险,但若是成了,对宫家来说就是天大的助力,商人喜欢博,所以他默许了。

    只是千算万算,到头来才发现,他们才是被算计的那一个!

    “爹,现在月小七被国师带走,她会不会把我们供出来?”宫萧也是一脸后悔。

    宫璞却是沉然的坐在一旁没有做声。

    “让人给宫卫士递话,让他近来在宫中行事小心些。一定要让宫家从这件事中摘干净。”

 &nbs宝鸡癫痫的医院那里好p;  ……

    “璃儿姐。”

    月璃在书房中,萧战带着两个孩子,不知道进城了没有。

    闻言放下手中的笔朝院子里看去。

    景戎不知何时已经进到院子,不过她却无法近她的身,隐藏在暗处的鬼一他们可也不是吃素的。

    月璃放下笔走了出去。“你怎么过来了?”

    景戎看着她平和的眼眸,眼睛一亮。

    “璃儿姐,你,你认识我了,你认识我了!”

    月璃摇头失笑,拍了拍他。“今天怎么过来了?进去喝杯茶吧。”

    跟往日不同,景戎没有进去,而是在院子四周看了看。

    “璃儿姐,那两个孩子呢?”

    孩子?

    萧锦他们?

    “他们还在郊外住着。”

    闻言,景戎点点头,有些心不在焉的应了声。

    旋即抬起头看向月璃,嗡了嗡唇。“璃儿姐。”

    “恩?”

    “两个孩子都是你从小带到大的吗?”

    月璃眸低闪过一抹疑惑,轻轻抬了抬眉。

    “当然。”

    “哦……”脑海里却不自禁的响起在月妖屋外听见的对话。

 &n北京权威癫痫病医院bsp;  “当年她昏死了过去,就算我们的人动了手脚她又怎么可能知道?”

    “可是娘,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她,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月璃看着景戎,觉出他的不对。

    “想说什么?”

    景戎甩甩头,把画面都甩出脑海。

    “没,没什么,我,我突然想到我还有事,我先回去了……”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月璃看着景戎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

    ……

    另一边,在月璃被带回珏都之后,萧战就带着两个包子一块儿回了珏都,将他们安置在一间客栈里。

    经过两天的调养,萧玄的身子已经基本恢复过来了。只是脸色看起来还有些虚弱。

    “爹爹,我们什么时候去找娘亲?”

    萧锦吃着手上阿三为他剥好的栗子,心心念念的就是想着月璃。

    昨晚萧战愣是在他们床前守了大半夜才把两包子给哄睡了。

    “别急,很快。”

    客栈在珏都最繁华的大街上,很是热闹。

    萧锦睡醒了闹着要萧战看他练功,两人便去了客栈后一个宽敞的庭院里。

    萧玄却还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

    “这么看,还真是像极了……”

    朦胧中,萧玄感觉屋子里响起一道陌生的声音。

  临汾羊羔疯如何才能治疗;  他吃力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想要将眼前的人看清楚,可不管他再怎么努力,都只觉得眼皮重重的,怎么都睁不开。

    “你……是谁……”萧玄想要大喊出声,可是话到嘴边,却如蚊吟一般的轻微。

    “你真的是月璃的儿子吗?”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月璃,他娘亲的名字!

    他当然是娘亲的儿子!

    “不要以为生了同一张皮相,你们的身份就可以改变了,你不是他的孩子,你只是顶替的别人,顶替了别人……”

    “我才没有,没有,那是我的娘亲,我的娘亲!”

    “你只是一个野种,野种,野种……”

    “弟弟,弟弟你快醒醒啊,弟弟……”

    “我不是!”

    萧玄猛地睁开双眼,张着小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一抬眼,便看见满是担忧的萧锦和萧战站在床边看着他。

    “爹爹,哥哥!”

    萧玄恍然想到耳边的声音,掀开被子扑到萧战怀里突然大哭出声。

    “你是我爹爹,你就是我爹爹……呜呜呜……我才不是野种……”

    萧战怀里抱着小小软软的人儿,只觉心都要化了。他看着萧玄那双已经不加掩饰的绿眸盈满了泪水,眸低闪过一抹狠厉。“是,玄儿当然是爹爹的孩子……”

    ·()p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

栏目热点

站点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