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明星 > 正文内容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_ 正文 正文_第714章 你们想干什么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作者: 蚌埠新闻网   来源蚌埠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05-14

    两辆绿色的军用吉普车风驰电掣的一样冲进了狭窄的街道,吓得刚刚打开店铺的人们纷纷躲避,心中充满了恐惧,尤其是在看见两辆吉普车后还跟着一辆军用货车,三辆车“嘎吱”一声停在了老马餐馆的门前,从车上呼啦啦一下子跳下来了十多个副武装的军人。

    发生什么了?

    这些武装军人忽然跑到这里来要做什么?

    所有看见这一幕的人都站在自家门帘前对着老马餐馆张望,可是却谁也不敢靠近,而靠近老马餐馆的几家店铺更是直接吓得又关上了门,跑到远处远远的张望着。

    一个年轻干练的青年军官从第一辆车里飞快的跳了下来,脸上充满了激动,下车后几乎是小跑着冲向老马餐馆,在他身后是同样从军用吉普车里跳下来的四个荷枪实弹的警卫,最后一辆货车上的十来个副武装的士兵也迅速的从车上跳下,紧跟在后面。

    “段飞,真的是你?”青年军官张正平冲到老马餐馆门后脚步猛的站住,看着餐馆里的青年,烟圈一红,眼泪差点没掉下来,嘴唇都止不住的哆嗦着。

    段飞面无表情看了眼站在门口激动无比的青年军官一眼,快步向着他走来,然后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忽然狠狠抽出一巴掌。

    “啪……”

    响亮的巴掌声在曹晨的街道说不出的刺耳,张正平直接被段飞一巴掌给抽了飞了出去,“咕咚”一声摔在马路上,鼻子和嘴角同时往外窜血,半张脸瞬间红肿起来……

    “哗啦……”
北京癫痫病要怎么治疗呢
    在青年军官被摔出的一瞬间,一阵刺耳的枪栓声响了起来,四把手枪,十杆自动步枪,一共十四个黑洞洞的枪口同时快速的对准了段飞……

    “放下,都他妈放下,你们想干什么,滚,都给老子转过身去。”摔在地上的军官瞬间从地上发疯一样的蹦了一起来,直接一脚将距离最近的一个士兵给踹飞了出去,嘴里歇斯底里的骂道,如同疯了一样。

    十几个士兵脸色一阵古怪,不过却没有任何犹豫,纷纷把手中的武器放下,转过身去。刚刚的举动只是他们应该的指责,自己的长官被人攻击他们绝对不能忍受,尤其是自己的长官是整个军区目前最有前途的军官,也是他们的偶像,竟然被人打了一巴掌,这让他们更加不能容忍。

    “段飞,你……”骂完自己的手下,张正平转过头向着段飞走来,一脸的古怪,原本的激动和兴奋现在都变成了不解,但是他心里却没一点生气,他现在只是不明白段飞为什么一见自己就打自己一巴掌,为什么?他不明白。

    “站住,我让你进来了吗?”段飞忽然开口,脸色阴沉的可怕。

    “额。”张正平的身子猛地一颤,原本刚要买进去的一只脚吓得猛地收了回来,就站在门槛外,一脸疑惑的看着站在面前的段飞,他现在真的不明白,段飞的目光寒冷的让他浑身都发冷。

    “我刚刚打你一巴掌你心里是不是很委屈?”段飞淡淡的看着面前的青年军官。

    “没。”张正平愣愣的摇摇头,他真没觉得委屈,他知道段飞打自己肯定有他的原因,可是他就是想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他了。

    “呵,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打你吗?”段飞点点头,再次阴沉着脸问道。<癫痫中医治疗有没有后遗症br>
    “不知道,为什么?”张正平老实的再次摇头。

    “呵……”段飞咧了咧嘴,笑的很是难看,没有回答张正平的话,而是在他肩膀上的大校军衔上扫了一眼,又看了眼外面十四个背对餐馆将餐馆团团围住的副武装的现役士兵,嘴里冷笑道:“张正平你现在混的不错啊,大校军衔的军官,还有这么多忠心的手下。”

    “段飞,我……”张正平的脸色瞬间一变,尴尬的看着段飞,他好像知道段飞为什么刚刚打自己了。

    “你现在是混的不错,可是你知道老马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吗?恩?张正平,你摸着你的良心问问,你现在能活蹦乱跳的是因为什么?老马的那条腿又是怎么没的?没有老马你现在早不知道在哪个土堆里呢……”段飞大声喝道,双目通红。

    “段飞,我知道,可是老马他不接受我的帮助,我……”张正平一脸惨白,尴尬的想要解释可是却被段飞冰冷的眼神给吓得赶紧闭上了嘴巴,他当然知道段飞为什么这么生气,其实他自己也生气,如果不是老马拼死替自己挡了那一枪,现在自己早就是不知道埋在那一堆黄土里了,而马刚的一条腿也是因为救自己彻底废了,最后因为穿越丛林耽搁了治疗时间不得不做了截肢手术,生生的切断,想起当时自己眼睁睁看着老马在手术台上被截断大腿的一幕,现在他的心里还是说不出的难受和压抑,都是因为自己,如果不是自己当初贸然行动也不会连累了老马变成残废。

    “老马不接受你的帮助?”段飞看着脸色惨白的张正平,冷笑道:“他一个废物难道还能打的过你?他不接受,你就不能强行把他带走?难道你眼睁睁看着他在这贫民窟里苟延残喘你心里就好受?”

    “段飞,我……”张正平张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段飞说的不错,就算老马不接受自己的帮助自己也能强行带哪些方法能够治疗癫痫走他,至少不用在这种地方受罪,可是老马说了只要他敢乱来就不要他这个兄弟,让他怎么办?

    “行了,这件事就算你没有办法,可是其他的兄弟呢,那些死去的兄弟呢?就算老马不接受你的帮助你没办法我不怪你,可是那些死去的兄弟呢,他们现在埋在哪里?他们死后军队是怎么处理的难道你不清楚?你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死去的兄弟一个个成为冤魂野鬼?”

    张正平看着段飞那气的铁青的脸色,心中羞愧,他知道现在段飞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可他却又无可奈何:“段飞,我知道你心里很愤怒,可是我也没办法,这是军区最高领导的命令,身为军人,我的职责就是接受命令,也只能接受。”

    “身为军人就要接受命令?”段飞气的冷笑:“放你妈的狗屁。张正平,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小心思,你是舍不得你的飞黄腾达吧?经过那次任务后军队肯定给了你不少好处,难道你以为没有那次任务你能这么快就能穿上大校军衔的军装?可是你他妈有没有想过,你这身军装不止是你一个人的,那是n国丛林里死去的那些兄弟用血和生命给你换来的,你身上的这身军装有着他们的鲜血和灵魂,他根本不属于你。”段飞怒了,他真的怒了,他不能容忍张正平不顾及已经死去的兄弟却穿着他们染血的军装出人头地,如果是他,这样的出人头地他宁愿不要。

    “段飞,你这是在侮辱我,我根本不是你说的那种人,我也想给兄弟们平反,可是……”张正平胸口此时也迅速的起伏着,脸上已经没了一丝的血色,想要试图解释,可是说道一般忽然闭嘴,忽然“咕咚”一声跪在了地上:“段飞,你说的对,我不是人,我对不起死去的兄弟,你打我吧,你狠狠的打我吧,我对不起他们……”说道后来张正平竟然趴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背对餐馆的十四个副武装的士兵清楚的听见了身后的动静,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平时敬仰为偶像的长官竟然会跪在地上请求别人的殴癫痫病发作时,患者大脑会受到什么样的伤害呢?打,甚至还失声痛哭……

    张正平的哭声让这些士兵心里说不出的压抑,他们虽然不明白事情的经过却也多少猜测出一些,此时,十四个人没有任何人出声,几乎同时的向着四周散去,除了四名抓着手枪的警卫还在餐馆附近警戒,其他十个士兵已经控制了整条街道的通路,将整条街都警戒了起来,他们不容许别人看见自己长官痛苦的样子,不是丢人,是因为这是只有军人才能听的懂的哭声,他们不容许别的人亵渎。

    “打你?哈哈,我打你一顿难道就能给死去的那些兄弟应有的荣誉吗?”段飞冷笑连连的看着鬼子地上失声痛哭的张正平:“如果我是你,我肯定不会要这一身染血的军装也要去找那些所谓的领导质问他们,我绝不会让自己死去的兄弟这么憋屈,就连死了都不能瞑目,明明是英雄却不能被人知道,连家人也不知道,甚至还编排出狗屁的意外身亡让家里人都觉得丢人。可是你在做什么,你穿着染着兄弟鲜血的军装继续耀武扬威,你在为了你的前途着想,你这样做觉得对得起那些同生共死的兄弟,你对的起老马?你难道晚上就能睡得下觉,在接受那些狗屁领导嘉奖的时候你难道就一点都不脸红……”

    张正平跪在地上一句话不说,无声的哽咽着,低头不敢去看段飞的眼睛。

    “你为什么不去质问那些所谓的领导,就算那些狗屁领导不答应又怎么样,难道他们还能把你吃了?最不济这身军装脱下不要了,可是你在做什么?”段飞低吼道,说道这里深吸一口气,不屑的看了跪在面前的张正平一眼:“你走吧,从今天开始我段飞没你这个兄弟,你也别再来见老马,你这是在侮辱他的人格。你放心,兄弟们不能白死,他们应有的荣誉我一定会亲手给他们要回来。”说到这里段飞不屑的扫了眼张正平:“当然,你不需要了,你现在已经出人头地,那些虚伪的荣誉对你来说已经一文不值。”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推荐阅读

  • <

栏目热点

站点热门